蛋仔

以后


二十年后
五十年后
你我还在这儿
待那坟头长出新绿
待我将你撕碎,揉烂,碾成碎末
让你听到伊芙利特之祭
一声声地撞击在奈何桥的铁索上
你可笑吗!可悲吗!可怜嘛!
你说那孟婆汤究竟是何种滋味
酸的,苦的,甜的,还是咸的!

那黄毛小孩竟问你,以后会怎样
以后
呵!这般可笑
这一生啊!
到底是没有了这以后